位置:主页 > 分集剧情

天盛长歌第四集剧情:都是馒头惹的祸

来源:天盛长歌电视剧 时间:2018-07-08 21:54浏览:

天盛长歌第四集剧情:都是馒头惹的祸

秋府最偏僻的西北角,一座小院半开着门,这院子没有名字,原先是下人房的一部分,后来便拨了给秋家姑奶奶居住,好歹也算是个主子,便用一堵矮墙和那些下房隔了开来,算是原先的秋家大小姐的一点体面,但也只有这点体面而已,除此之外,什么陈设用度都和下人那边一样。

当初房子是夫人亲自拨下来,原以为心高气傲的小姑子定要大闹一场,不想凤夫人秋明缨自从私奔离家又在多年后带着一对儿女回来后,便转了当初的性子,十分好说话的接受了哥嫂的一切安排。

本来嘛,曾经有辱家门、又走投无路自己找回来的人,哪有资格计较什么?

凤知微进了院子直奔饭桌——一大早又杀人又落水又被人搂搂抱抱,她早饿得肚皮碰见肋骨。

饭桌上摆了碗白菜粉丝,还有两个馒头,都失了热气,粉丝成了浑汤水,馒头硬成城墙砖,曾经的秋家大小姐、现在的凤夫人坐在瘸了一条腿的矮桌边,正努力的试图用小刀刮去桌上难看的黑色垢痕。

看见凤知微进来,她小心翼翼取了一个馒头,招呼凤知微:“微儿,来吃。”

凤知微皱眉坐下:“明明三个人,怎么就给两个馒头?”

“赵管事说,陛下明日会驾临秋府,厨房很忙,就只有这些。”凤夫人不去碰那馒头,小心的拨了一点粉丝汤,慢慢喝。

凤知微不说话,咬着馒头看她,露在馒头上一双眸子迷迷蒙蒙,看似透着几分柔软的媚和艳,眸光凝定不动时,却自生熠熠尊贵之气。

凤夫人无奈,只好道:“据说韶宁公主也会来。”

凤知微“哦”了一声,立刻收回目光,继续啃馒头——韶宁来——舅舅家的儿子全体激动——全府鸡飞狗跳忙着讨好——厨房都去供应挑食的公主——自己这里只能吃隔夜饭菜。

很正常,习惯就好。

母女俩边吃边聊。

“陛下出宫做什么?”

“前几天一场寒流,京城冻死了不少人,九城衙门在赈灾施粥,陛下大概去看看情形。”

“看赈灾是假,看楚王殿下总管的九城衙门有无怠工失职是真吧?”凤知微用力撕馒头皮,“太子殿下前几天因为纳了几个西辽美人,被弹劾了,停了太子宝印,朝中风向又乱了乱,楚王是太子那阵营的,自然有人落井下石。”

“知微。”凤夫人放下筷子,“跟你说了多少次,妇道人家,不要妄言朝政。”

“这话真稀奇。”凤知微放下馒头,笑吟吟看凤夫人,“不知道的人听见了,只怕还真以为我家凤夫人,是个温良贤淑,不闻国事一心教子的妇道人家。”

“难道不是吗?”凤夫人不理她,很珍重的挑起一筷粉丝,皱眉想着世上相似的东西,有时候真是天差地远,比如这粉丝,看起来很像当年常吃的翠盖鱼翅——上品小排翅,鸡汤文火清炖,再用大个紫鲍,上好云腿,用荷叶包起合炖,成品后清醇润细,荷香四溢……再比如那人,知微和韶宁那么相似的容貌,身份境遇却云泥之别……算了,想那么多干嘛,都是命。

她香喷喷的吃饭,头也不抬,凤知微斜着眼睛瞟她,曼声道:“是啊,没什么不对,凤夫人从来都是这样的,至于什么将门虎女,天生帅才,十岁随父出征,十二岁亲手杀人,十四岁沙场临危受命力挽狂澜,率三万赤膊儿郎迎战敌军,杀得人头滚滚血舞黄沙,一战成名天下景仰,人称火凤……”

“够了。”凤夫人平静的打断她,斟酌了一下白菜粉丝的分量,小心的又倒了一点。

凤知微恍若未闻。

“……人称火凤女帅的秋明缨……”她突然站起来,撑着桌子,将一张娇花堆雪般的脸对上凤夫人的脸,眼眸直直看进她眼底,“……死了,已经死了。”

“啪!”

桌上的碗筷一阵震动,叮叮当当乱响,手按在桌面上的凤夫人竖眉凝目,刹那间目光如电煞气逼人,依稀便是当年叱咤风云女帅风采。

凤知微却只微笑,不动。

余震未歇,那只破了半边口的白菜碗一斜,汤水直直泼向凤知微,凤知微低头看着,噙一抹微笑,还是不挪身子,连睫毛都没有动上一分。

倒是怒目凝视她的凤夫人,怔怔看着她的脸,突然叹了口气,伸指一按,桌上旋转着的碗筷立刻齐齐静止,一点溅出的汤水泼在凤夫人手指上,凤夫人可惜的想去吮,一抬头对上凤知微的目光,立刻将手在围裙上擦了擦。

“好了……都过去了。”凌厉的女帅刹那间消失,坐在凤知微对面的还是那个抱着破碗珍惜的喝菜汤的****,“赶紧吃饭,吃完去前头赵嬷嬷那里帮忙。”

凤知微凝视着凤夫人姣好却已微微苍老的脸,慢慢收回撑着桌子的手,叹息着正要坐下,身后突然有人砰的撞开门,带着彻骨的凉气卷进来,一屁股坐在她身边,抓起凤夫人一直没动的馒头就啃,一边口齿不清的嘟嚷:“又是馒头!”

“皓儿,急什么,小心咬着舌头。”凤夫人立即慈爱的伸手去抚那孩子的发,“冷了吗?我给你拿去热热?”

凤知微垂眼看看自己手中的硬馒头——拿去热热?说得真轻巧,厨房里现在正忙得热火朝天,有这功夫给你热馒头?

自己手里的馒头,也铁一般的硬,怎么不说拿去热?

“这么冷怎么吃?”凤皓咬一口,皱眉,手一撒便将馒头扔了出去,梆硬的馒头砸在地下铿然有声,“不吃了!”

凤知微盯着那个馒头——这是今早的早饭,三个人分两个馒头,娘碰都没碰,只喝那隔夜的菜汤,现在,这只宝贵的馒头,被弟弟轻狂的手砸出,沾满尘埃。

随即她缓缓转头,盯着凤皓。

“捡起来。”

凤知微语气是一向的温温柔柔,眼睛里似乎还蕴着笑意,她天生就是氤氲朦胧的眼波,怎么看人都不带霸气,凤夫人刚才惊鸿一现的凌厉凛冽,在她身上,寻不见。

凤皓却缩了缩,不知怎的,每次姐姐带着笑意这样和他说话,他便没来由的心底发寒,那双明媚鲜妍的剪水双瞳里,似乎另有一些寻常人看不见的东西,束缚得他心中发紧。

只是母亲的宠爱,让他一向有恃无恐,他退后一步,离开凤知微身周范围,才昂起头,不屑的从鼻中冷哼一声。

凤知微看着他,眼神依旧是笑的,笑着坐了下去,继续啃她的馒头,淡淡道:“不捡是吗?成,你大了,有自己主张了,明儿我去求夫人,让你去陪三少爷读书,你这么聪明,保不准将来我们凤家光耀门楣,还得指望你呢。”

“别!”凤皓脸色大变,怒目瞪她,“你还是我姐姐不是?送我去那火坑?你这恶毒女人,自己活不长,还想捎带上我……”

“皓儿!”

凤皓被那一声厉喝惊住,悻悻住口,凤夫人直直看着他,又看看凤知微,凤知微眼底的笑意淡了些,唇角却微微弯起。

“不就是个馒头吗?”凤夫人一笑,匆匆走到墙角拣起那馒头,仔细的吹了吹,拢在手中,“我去让厨房热一热。”

凤知微垂下眼,看着娘手中的馒头,看着娘曾经光滑细润如今却全是粗糙裂痕的手,再看看娘低垂的鬓发,不知何时,乌发青丝换了鬓已星星,那一点斑白,刺痛了她的眼。

数十年星霜换,再回首朱颜改,昔日夭矫绝艳的一代女杰,传闻中性烈如火的女帅,早已湮灭在故纸之中,徒留那轮廓鲜艳,在诸般远去的传说中孤独回望。

她甚至不知道,是什么样的经历,才能磨平那般光华四射的刚厉棱角,换了此刻隐忍而困苦的人生。

“我去吧。”半晌凤知微叹息一声,接过了凤夫人手中的馒头——厨房那些人爬高踩低,势利得很,她不想看见娘低声下气求人,再被言语的刀锋刺伤。

跨出门槛,凤皓高声大气的吩咐追了出来。

“看有什么好吃的,带点回来!”

凤知微的脚步,在门槛上微微停留了一刻,随即头也不回的离开,隐约听得身后,娘似乎将凤皓搂在怀里,低声安抚。

凤知微没有表情——作为养女,是不应该对人家的儿子受宠表示任何不满的。

虽然,只有她知道凤皓其实也只是养子,但好歹是男的,是将来能将凤氏一姓传承下去的种。

说实在的,凤夫人能在最困难的时节一直带着她这个累赘,并且从未对任何人说过她不是亲生女儿,让她因此能在势利的秋府呆下去,她已经足够感激。

至于那些亲情和温暖……算了,命都未必能掌握自己手中,还奢望什么其他?

大厨房这时正乱成一团,忙着为挑食的公主准备最新奇精致的点心,韶宁公主是当今最宠爱的女儿,据说当年建国之初,战乱之中还在襁褓中的公主曾经和陛下失散,费了好一番力气才找回,公主找回之日,天现祥瑞之景,之后不久便攻克京城,建立了天盛皇朝,所以陛下一向视这个女儿为福星,宠爱异常。

凤知微悄悄从侧门进了厨房,她依旧是那张黄脸,眉梢画得蔫不拉搭,只是改动这么两处,整个人容貌气质便变化得天翻地覆,让人多看一眼的兴趣都没。

厨房里间专设着大大小小的蒸锅,热气弥漫看不清人脸,空气中有种奇异的甜香味道,不知道又在制作什么新点心,凤知微不想惊动任何人,悄悄找了个空着的炉子,在锅里倒上水,准备把馒头重新热热。

案板上很有一些好吃食,凤知微却连多看一眼都没有——凤皓要她带点好吃的那是他不懂事,以她母女三人在府中尴尬地位,只求别人不要为难便好,哪里还能多惹事端。

只是那香气,实在让人受不住……凤知微摸摸肚皮,觉得更饿了。

她专心等着水开,没有注意到厨房门口处,有人悄悄溜了进来,更没有注意到几个厨娘看似很认真的在忙碌,眼神却有意无意对着这个方向掠了掠。

锅里水咕嘟咕嘟冒着热气,凤知微不敢多呆,水开了一会儿便去掀锅,算着馒头有个半热也就成了,手刚碰着馒头皮,蓦然听见一声脆响。

“嚓!”

与此同时,快得仿佛等在一边似的,厨娘的尖叫声便响了起来。

“有贼!上供的御膳被偷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