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主页 > 分集剧情

天盛长歌第12集剧情:板砖事件

来源:天盛长歌电视剧 时间:2018-07-08 21:55浏览:

天盛长歌第12集剧情:板砖事件

凤知微定住,缓缓转身,指着自己鼻子,不可置信的问:“我?强?暴?你?”

那人媚然一笑,一掠鬓发,风情万种的点点头,顺便还把自己撕裂的衣裳展示给凤知微看:“喏,你还撕破了我的衣服,铁证如山。”

凤知微气极反笑:“就阁下这张老脸,脸上的沟壑足可以栽死人,我?强?暴?你?”

“喂,你有点良心好不好?”那人急了,将一张脸直直送到她面前,“我是老脸?老脸?老脸?”

凤知微近距离瞅了瞅,不得不承认自己刚才确实是昧着良心说话,这脸若是老脸,全天下的人都可以进棺材。

这样一张俏生生的脸,告人强儤,无论男女,都很有说服力。

当事态不可以躲避,便无须避。

这是刚才那本册子上的一句随笔,很得她赞同,凤知微笑笑,道:“行,救你,你先放开。”

那人斜瞄着她,觉得此人不可信任,凤知微也不挣扎,就着他怀抱半转身,先快速打散了他的发髻。

随即将自己买的绢花戴了他满头。

新买的粉底桃枝绣纹绸布呼啦啦展开,往他肩上一披。

一抬手将瓷罐里糖藕的赭色酱汁往他脸上一倒,一阵涂抹,玉色肌肤立即成了黄黑肤色。

然后横肘一顶,将他顶在树上。

一连串动作一气呵成,那人还没反应过来,凤知微已经处理完毕,而追兵已经近前。

好凶猛的娘子军。

当先是一个胖大****,左手菜刀右手砧板,左枪右棒,十分威风。

随后是和****容貌相似体态略瘦的一群莺莺燕燕,手中凶器花色不一,大到搓衣板,小到锅铲,应有尽有。

那群人气势汹汹奔来,当先****挥刀大喝:“杀千刀的,敢背着老娘****!今儿不阉了你,我姓倒过来写!”

大脚片子蹬蹬的冲过来,原以为定然能捉到自家那老不修,不想却看见一个青衣少年,正俯首和一个****调笑。

****戴绢花,着绣纹罗衫,少年遮住她的身子,女子露出的半边脸肤色微黑。

听见人声,少年回头,一张陌生而平凡的脸,带点惊愕和不快。

那戴花****看见这么多人,似羞不自胜,举袖掩面,怯怯微颤。

眼前这两人,哪个都和那冤家不搭边,原以为此来必捉到自家****鬼,不曾想撞破人家好事,胖大****顿时有些讪讪,尴尬一点头,手一挥,娘子军顿时呼啸而去。

凤知微臂下,美貌大叔吐出一口长气。

似笑非笑收回臂,凤知微拦住对方道谢,手一摊,“江南道出产绣纹金花绢布四尺、丰仪斋新进点金粉绢花五朵、四芳斋糯米糖藕一斤,一共十六两八钱银子,谢谢。”

那人弯下的腰僵在一半,半晌苦兮兮抬起头,瘪着嘴道:“……可否欠着?”

凤知微眯起眼:“阁下进院子,居然也不带钱?”

“用钱漂姑娘算什么本事?”那人骄傲的一挺腰,“能令风尘女子心甘情愿倒贴,方是男儿本色。”

凤知微上下打量他一遍,若有所悟点头:“是,就您这姿容,也难说是谁被占便宜。”

“你……”还没等对方露出青面獠牙,凤知微已经快速的道:“夜渡资可以不掏,救命费不可不给——你家夫人还没走远呢!”

那人无奈,低头摸索半晌,递过一枚小小印鉴,道:“这是田黄石的,值点钱……”

是“值点钱”,市面上手指大一块成色较好田黄石,价值千金。

凤知微不太满意的接过,皱眉:“……还是现银比较实惠……”顺手揣在口袋里。

那美人大叔一直看着她举动,突然道:“你是这****小厮?你这样人才,屈身这烟花地儿,实在可惜,要不要换个地方?”

凤知微没兴趣的摆摆手,“谢了,免了。”

“那你什么时候改了主意,去城外十里松山找我,凭这印鉴找小辛就成。”

凤知微很敷衍的点头,看着大叔“小辛”贼般潜行而去,突然叫住他。

“多嘴问一句——阁下尊夫人贵姓?”

大叔扁扁嘴:“……王。”

“……”

天色已晚,凤知微从后门进去,先去嫣红那里送绢花,刚要推门,门帘一掀,一人快速冲出来,和她撞个满怀,随即听见嫣红的尖嗓子,大骂:“哪家来的混小子!一两银子也敢要老娘过夜!”

那人满面羞红,愤而回头还嘴:“本少爷看你,半两银子也不值!”

凤知微怔了怔,没想到躲了这半天,还是和凤皓撞上,这也太不争气,没出息到****来了。

凤皓倒没注意到这个小厮,他正气得浑身发抖,早些日子刚结识了一批体面朋友,带着他到处游乐,见识了许多新鲜东西,又怂恿他“尝尝女人滋味”,说是一两银子足够,不想今天到这兰香院,那角碎银子直接被掼了出来。

门帘一甩,嫣红柳眉倒竖的出来,手指几乎戳到凤皓鼻子上:“穷酸,回你娘肚子上扒着去,想嫖老娘,还早!”

凤皓从小宠到大,如何受得了这种气,伸手就去煽嫣红巴掌:“臭表子!”

一只手突然横空出世,轻轻截住他的巴掌。

凤皓涨红了脸一挣,没挣动,这才抬眼看见对面,黄脸小厮静静的看着他。

怔了怔,凤皓认出了凤知微,“啊”的一声道:“姐——”

“借钱?没有!”凤知微飞快截断他的话,对嫣红欠欠身,“嫣红姑娘,这是我一个老乡……”

“真是土包子……”嫣红咕哝一句,挥挥手,凤皓还要理论,早被凤知微一把拽了出去。

凤皓出了院子犹自愤愤不平,大骂:“贱人!只认得银子!”

凤知微连教训他的心思都没了,娘向来对他一意偏宠,这几年尤其变本加厉,自己轻描淡写说上几句,又有什么用?

她不和凤皓计较,凤皓倒不肯放过她,一肚皮怨气没处泄,看谁都不顺眼,偏头斜睨着凤知微:“姐,你怎么会在那脏地方?清白大家女子,怎么可以这么不知羞?也不怕污了我凤家名声?”

凤知微转头,不可思议的看着凤皓——以前只觉得娘偏宠儿子,对凤皓未必是好事,却没想到,人居然可以被宠到这么不知好歹地步,别说人品,连良知都寻不着了。

她黝黑的眸子在黄昏中乌光灿然,深渊漩涡一般森冷而幽邃,看得凤皓缩了缩,随即听见他那一向温柔的姐姐,一字字咬金断玉。

“我再不知羞,也不会拿母亲辛苦积攒的体己钱去****游乐;我再有辱门楣,也不及凤家唯一男丁,十四岁便骗钱**。”

“谁骗钱**了!”凤皓如同被踩了尾巴般跳起来,唇红齿白的脸扭曲着,怒不可遏,“你栽赃!陷害!无耻!诬赖!”

凤知微冷笑,“此道似乎你更擅长。”

凤皓呛了一下,想起凤知微现在的境况,终究有些心虚,半晌呐呐正要说话,忽有一大群人嬉笑着过来,当先一人向凤皓招呼:“阿皓,玩得可痛快?”

“一两银子豪富出手,姑娘们定然抢着自荐枕席?”一个华衣少年挤眉弄眼,神情戏谑。

“那是,皓少爷如果喜欢,便包了人家?一两银子,足够了!”

众人一阵哄笑。

凤皓脸色阵青阵白,凤知微冷眼旁观,知道这便是先前娘和皓儿对话中说的那一群公子哥儿了,凤皓出门很少,没有银钱,也没什么机会行走大户府邸之间,这些人,他怎么认识的?

凤皓年轻气盛,哪经得起这样当面讽刺,怒道:“你们以为我真的拿不出值钱的?等着!”

他气冲冲转身就走,凤知微直觉不好,这小子不会愤激之下回家乱翻娘的私藏吧?赶紧拉住他,低喝:“别发疯!”

凤皓挣扎:“让开!让开!士可杀不可辱!”

凤知微又好气又好笑,抬手就把他拽到墙角处,她这段时间给那宽袍人做杂务,不知不觉力气长进不少,凤皓竟然挣扎不开,两人蹩在墙角里,凤知微按捺住弟弟,怒道:“你想做什么?你还嫌不够丢人?”

凤皓脖子一梗,继续发他的大少爷脾气:“不可辱!”

凤知微却在想着今天的事,凤皓突然交上这群朋友,突然去**,如今又逼成这样,不知怎的,总觉得这看似平常的事里透着几分诡异,令人不安。

她有些分神,冷不防一柄泥金扇x入两人之间,刚才先说话的那个少年笑吟吟道:“你俩鬼鬼祟祟在这里商量什么?”

他一瞟容貌俊秀的凤皓,突然神秘兮兮一笑,道:“不就是没钱被表子赶出来了嘛,不怕,皓哥儿你这么好模样儿,我引荐你,随便哪家王爷府里陪****,出来就够你包十个表子玩一年了!”

“啪!”

一个尾音还没结束,半空里便绽开血花,泼辣辣溅得鲜艳,那少年眼珠子突然直了,短促的“啊”一声,砰一声栽倒在地。

同时落地的还有凤皓手中半块染血的砖头。

凤大少爷,在刚才那一刻,难得那么迅捷的一砖头拍开了人家的脑袋。

“杀人啦!”

拍砖声惊动在墙那边等待的其他少年,一人探头过来,看见地下少年,顿时杀鸡般惊呼。

变调的惊呼惊醒发愣的两人,凤知微心道不好,伸手就去拽凤皓想拉他一起逃跑,手刚伸出去,凤皓突然将手中染血的砖头往她手中一塞!

随即一个翻身,从身后一堵短墙翻了出去,砰一声似乎栽在墙那边,却停也不停爬起来跑远。

凤知微第一反应就是扔掉手中砖,然而已经迟了,那一群富家少年已经涌过来,齐声呼喝:

“抓住这人,他杀了人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