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主页 > 分集剧情

天盛长歌第十七集剧情:樱桃誘惑

来源:天盛长歌电视剧 时间:2018-07-08 21:55浏览:

天盛长歌第十七集剧情:樱桃誘惑

燕家小子再次去敲门,果然这次情况不同,老头前倨而后恭,亲自迎出来,三个人在众人无限羡慕的目光中进了号称最难进的青溟书院大门。

玉雕是不用问的,他目前的全部思维好像就是跟着凤知微,凤知微怀疑就是去茅坑也许他也会跟着?燕家小子喜气洋洋,看那样子,不像去做小厮倒像是去做院首。

凤知微一脸无所谓的态度,她反正无处可去,****那里,李公子挤蛋事件之后,还是不要呆久的好,唯一遗憾的就是宽袍客那里,给他熬药让她很舒服啊,以后享受不到了。

她摸摸怀里,想起宽袍客借给她的册子,打算就此把这书给黑了,反正借书知道还的,能有几个?

燕家小子乐颠颠的跟在她身后,道:“小弟燕怀石,不知兄长大名?”

怀石?这小子精得石头都能榨出油,叫这名字实在不搭调,这名字适合玉雕,想到这里,凤知微笑笑道:“兄弟魏知。”

对方长长“哦”了一声,很明显,不信。

凤知微也不管他怎么想,和蔼可亲的问玉雕:“名字?”

她算是发现了,和这人说话,一定不能复杂,越简单越有可能得到答案。

果然玉雕答:“顾南衣。”

“好名字。”凤知微假惺惺赞,心中却想,白瞎了好名字。

青溟书院很大,占地百里,分政史军事两个分院,所有学生白衣入学,同等对待,吃住行完全一致,据说这个规矩是辛院首订的,早先朝廷十分不赞同,称这样对入学的官宦子弟不安全,也无法体现贵族威严,辛子砚这人也绝,并不和朝廷对抗,而是立即在书院门口张贴布告一则,上书:“本院统一食宿被服,学子亦可自备,以示地位高下区分,本院亦只认衣裳不认人,但凡着绸衣吃独食者,年末多加考试一次,且评定等次不得低于优良;但凡着缎衣吃独食者,年末多加考试两次,且评定等次不得低于卓异……以此类推。”

规矩一出,绸衣下市,公子哥儿们急急忙忙换上统一青衣,谁请他穿绸衣,他就立即呸谁一脸。

衣食住行统一,也就看不出身份高低,学子们相处更加自然随意,不过仍有悄悄传言,说书院里有些学生身份很高,很高很高,有人问:多高?被问的人一定神秘兮兮摇手指——不可说,不可说。

凤知微一路走着,一路听燕怀石介绍书院滔滔不绝,听那熟悉程度,哪里像一直不得其门而入的学子,倒像已经在书院求学了三四年。

“你怎么知道这么清楚?”凤知微问他。

燕小厮笑嘻嘻捻了捻食指拇指,示意:银票万能。

“燕家富有海上,为什么还要跑到京中四处钻营,受这个气?”

“朝廷重农抑商,商家再富甲天下,都要仰地方官鼻息。”燕怀石仰望青溟书院飞檐,玩世不恭眼神突然沉潜几分,“帝京,总是个机会很多的地方。”

凤知微一笑,心想世家大族子弟众多,下代家主一定也竞争激烈,这位跑到帝京,要么是不堪倾轧被流放的,要么就是见识开阔,意识到帝京资源将来会为自己争位加分,特意跑来的,看这燕家小子灵活做派,后者可能性更大。

老苍头将他们带到正院,交给一个中年文士,附耳在文士耳边说了几句,那人微露惊异眼神,随即笑着请凤知微录了名字履历,凤知微早就为自己编好了一套假履历——出身山南道的农家小子魏知,父母双亡,托庇京中亲戚门下。

那人又细细问两个随从的身份,看得出来书院外松内紧,对内部安全其实还是十分上心,四周行走的人也大多步伐轻捷,怀有武功,燕怀石是个浑身机关一按就动的,不用凤知微交代,早就编了一套可信说辞,连顾南衣都捎带上了。

顾南衣始终静静站在凤知微身边,衣袖垂落,不言不动,眼光只落在面前一尺三寸地,厅堂里的风拂起他笠下轻纱,偶有白玉般精致的下巴一闪。

来来往往的人都对他多看一眼,为那玉雕般的精美和凝定所吸引,却又在下一刻立刻掉开眼去——一定是武林高人,高人都是这么神秘不正常的。

只有凤知微坚信,那只是个缺心眼而已。

做好登记,接过代表学子身份的腰牌,按照那文士的指示往书院后院住宿处走,凤知微十分讶异的笑道:“全天下都传青溟书院如何难进,如今看来竟然这般简单。”

燕怀石眼珠一转,鬼兮兮看了她一眼,心想叫你小子装蒜!

凤知微刚走出几步,忽听不远处一阵鼓噪呼啸,四面行走着的人顿时像是得了号令,唰一下避到道旁,凤知微还没反应过来,便觉眼前一花人影一闪,有人从她鼻子前飞速掠过,柔软的衣料拂在她面上,散发出一阵似曾相识的熟悉香气。

顾南衣的衣袖,刹那间抬起,手指闪电般递了出去,然而那影子游鱼般的从凤知微身边掠过,凤知微愕然转头,才看见好像是一个人被另一个人脚不点地的拖着,飓风般歪歪扭扭卷过,一路还乱七八糟的打招呼:“啊,借过!!!啊,没撞着您吧!!啊啊,暴风过境,闲人让路!”

闲人唰唰的让路,个个心照不宣,连燕怀石都跳了开去,只有凤知微和顾南衣,傻兮兮犹自站在路当中。

凤知微还在想,不是人已经蹿过去了么?还让个什么?

不过很快她就得到了答案。

“别跑——”

钢丝一般尖利的嗓子,紧追着那人逃去的滚滚烟尘,笔直穿入众人耳中,随即一片花团锦簇红红绿绿,六七个挽着袖子露着胳膊撒着大脚举着砧板的女子,花里胡哨的再次从凤知微面前卷过。

所经处一片香风,凤知微呛了一鼻子的浓艳胭脂,****小厮凤知微立即认出那是廉价胭脂“夜来香”。

“这是个……什么事儿?”凤知微眼见着那一群乡下莺燕以剩勇追穷寇之势呼啸奔腾而去,难得结巴。

要不是这里是地位高尚清名卓著的青溟书院,她会以为自己来到了乡下菜市。

“哦。”唯一淡定的是燕怀石,幸灾乐祸的道,“正常,以后你每天都有可能看见两三次,习惯就好,晚了,赶紧去吃饭,吃完休息,明天大哥你就得分堂了,看看是去政史还是军事。”

凤知微一笑,三人去了饭堂,今晚开饭是手擀大肉面,大瓷碗装得满满,油光闪亮红烧肉七八块,不够再添,面条味道朴实,香气醇厚,满是乡野实在气息,满堂都是抱着大碗乱逛的学子,满堂响着稀里呼噜的喝面条之声。

燕怀石很快进入状态,抱着大碗一边喝一边就不知道蹿到哪桌去拉关系了,完全没有富家子应有的不适感,凤知微呆滞一会儿,立刻开始入乡随俗的学着吸面条,一边想这青溟书院哪里像个书香盈庭的天下学府,简直就像帝京郊外的老农家。

喝了一会,发觉身边诡异的安静,再一看,顾南衣坐在一边,一手端碗,一手微微掀开纱笠,露出的半张脸轮廓精致得令人想抽气,满堂的人都放下碗看他,他却毫无所觉的只看着自己面前的碗。

凤知微扯扯嘴角,露出个皮笑肉不笑的笑容——少爷您这是吃还是不吃啊?少爷您这是在吃面还是在卖脸啊?

随即便听见顾南衣喃喃数:“一、二、三……七!”

什么七?

“砰!”

心底一个问号还没解答,砰一声顾南衣重重放下碗,汤汁四溅,凤知微唰的一让,四面偷窥客齐齐一跳。

“七块!”

七块……什么七块?凤知微看他一直低头看碗,似乎是在数碗里的肉?她探头过去一数,果然是七块肉。

但是,那又有什么不对?

瞧他那苦大仇深的姿态,难道他碗里是七块人肉?

凤知微夹起自己碗里油光铮亮的红烧肉,对着日光仔细端详……也看不出来啊,据说人肉比较酸的……

“八块。”

那人险些掼了碗之后,终于又说了两个字,凤知微愕然半晌,想到一个荒唐的想法,试探着问:“你是……要八块肉?”

顾南衣目不斜视,对着面碗严肃点头。

凤知微垂泪——少爷您嫌肉少您就直说啊,只要您别再折磨我,别说八块,九块我也没意见啊……看看碗里还剩几块?全让给他!

她殷勤的赶紧从自己碗里拨肉过去,讨好的想全给,不想刚刚拨下一块,顾南衣筷子一拦,她的筷子就再也放不下去。

然后他道:“八块。”

好吧,八块……

凤知微一抬手,将他纱笠拉下来,低声道:“求求你不要脸,我还想好好吃饭。”

在众人狼般的目光中吃饭实在太有压迫了!

顾少爷终于满意的吃他的八块肉了,凤知微却有些食不下咽了,发愁自己干的蠢事什么时候才到头呢?

吃完饭去自己分到的舍院,不大的院子,两间屋,一间用来小范围会客,一间分外里外套间,小点的套间一张床,大点的套间两张床,一看就是分开了主人和随从的房间,凤知微松了口气,一直有点烦心的睡觉问题算是解决了,燕怀石笑嘻嘻邀功似的道:“大哥,满意不?这可是书院里最好的学生院子,舍监好容易才匀给我的。”

凤知微赞赏的笑笑,问:“原来你认识舍监?”

“不认识。”

“那怎么会照顾你?”

“吃完面条就认识了。”燕怀石得意洋洋,“我帮他剥了三颗蒜,他连新娶的小老婆的名字都告诉我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累了一天,凤知微早早就躺下了,却一时睡不着,她有点不适应隔壁睡两个男人,爬起身来发呆,四面很静,书院规矩,酉时必须就寝,一片寂静中,一点细微的声音,都被无限放大。

但是,似乎少了什么声音。

凤知微皱起眉,听着远处流水淙淙,初春早桃花瓣飘落,十丈外隔壁院子有人说梦话,呓语深深。

就是没有,隔壁那两人的鼾声。

是没睡,还是……

“吱呀”一声门响,里间的门突然被打开,顾南衣还是那身严严实实打扮,抱着个枕头飘出来,凤知微瞠目结舌看着他,不得不承认虽然大男人抱个枕头到处跑是件非常可怕的事,但奇怪的是这人这姿态看起来居然还不难看。

甚至……有那么点点****……

从他紧紧攥住枕头的雪白手指,从他微微俯下脸靠着布面枕头的闲适姿态,从他半掀起的纱笠里,雪色肌肤上唇线柔软,一色微红。

那种最纯净最直白,仿佛来自于人心深处最简单最原始的那些美好,因极致清澈而魅惑天生。

凤知微突然便不合时宜的想起一句词。

流光容易把人抛,红了樱桃,绿了芭蕉……

正沉浸在诗的美好意境中,突见那人蹬蹬蹬抱了枕头走过来,直奔她床前,一把掀开被子——

睡了进去。